心之所向 素履以往 生如逆旅 一苇以航



星期六, 十一月 18, 2017

我还没死

  多久没上来这里了。十个指头掰着是怎么数也数不过来。我想告诉大家本人还没死,只是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,终日游手好闲,好吃懒飞(划掉)。其实事实是,我从年中开始爱上了写小说这回事。消失的时间里都泡在了日更党里。

日更党是一班喜爱写小说的网友创立的群组。群主是我前段日子认识的网友。我们都管他叫七叔。起初我只是在香蕉网里投稿小说,后来就认识了七叔。七叔一开始只是想建了一个讨论小说的微信群,可是好景不长,微信群里变得龙蛇混杂,加上热度下去了,慢慢有人退群,一个、两个、三个,最后留在微信群里的都是一些怎么谈也谈上来的人。

再后来七叔在香蕉网里又创立了日更党,接着大家就渐渐转移阵地,进了日更。进了日更党,我进一步了解很多作者。其中有新加坡的天马,还有苹果、大叔、满天星、夏天、背德、銘……。大家讨论过很多话题,聊得很开心,偶尔也会有意见分歧的时候(吵架),不过我依然非常喜欢这个群。希望接下来的日子日更党会变得更好。(ง •̀-•́)ง

最近党里开始迷上互送礼物。


** 满天星送我的手制钥匙圈。足足等了两个星期才送到。弄得很用心。(* ॑ᐜ ॑*)


** 党里举办的圣诞交换礼物活动,抽中我当送礼对象的是大叔。我是党里最早收到礼物的( • ̀ω•́ )✧ 快递过来的时候我一脸怀疑人生:“我最近有网购吗?” 一面打开包裹,定睛一看:哇哇哇!超感动!

这是我前一个星期才在脸书表示想吃的饼干,居然出现在我眼前……


** 你说感动不感到!感动不感动!感动死了
跪拜大叔,简直完虐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。

  工作方面,多年媳妇finally熬成婆了(也就没多年才几个月)。老板加了薪,我也从酒店账目调派过去主要账目上了,由无所事事慢慢累成一只狗。一切当然没电视剧演的那么顺利。我上一个月才被老板骂哭

这事有点难以启齿。毕竟成年以来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外人面前哭过。我知道自己并不是玻璃心,在这之前的两份工作,我也曾经被前辈、老板骂过。唯独这一次,我是真的觉得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,当时难受得鼻子一酸,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了。

事情是这样的。老板交代了我工作,我做完之后,上前去询问他是否要查阅。

结果他说,“这事情不着急,我自然会看,你拿回去拿回去。”(当时还很有道理那样说我一顿)相隔一天,早上我刚到办公室,连椅子也还没坐暖,老板劈头就骂我:“我昨天交代的工作你做完了没。”

我莫名其妙的,“做完了。”(心里同时也很纳罕,昨天不是说了吗?)

然后他像大姨妈突然造访一样,炸了!对我大吼,“做完了你不会拿给我啊?妳是不是要我亲自过去妳桌子翻找?哈?”



我真的一脸懵逼。明明昨天我才问他看不看,是老板自个儿一脸臭屁机车的说不看不急。现在是怪我咯!?燃火点大致上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因为我的不敢反驳,我也没去澄清是他自个儿说不看这回事。他就打蛇随棍上似的,越骂越爽。一丁点不满意就一个劲的数落我。我哪里受得住,眼泪就掉下来了。



如果说,这是我的过错,我会乖乖挨骂。如果说,我工作让他不满意这点我认。只是一开始他骂我没把文件递给他翻阅,我冤枉死了,我难过死了,我生气死了。

但我又能怎么办呢?除了哭我又不反驳老板。

因为那天刚好是星期六,我上司正好休息。但这事被我上司知道以后,她第一时间就Whatsapp了我,并且进行了“心理辅导”。接着也宽慰了我两遍,同时还传授了一些亲身经验给我(对付老板用的)

这事让我万般无奈之余,也只能战战兢兢将它翻篇、将它忘记。

好,暂时就是这样。其他事情续篇里再写。工作篇和近况篇就到此为止。毕竟我消失了那么久,很多东西都想写下来,一时之间没办法写清楚。

下篇我一定写一些电影啊、连续剧啊、小说。(ง;>д<)ง